头条
广告

【股票操作】今年的市场究竟该参考哪一年

  2022年,某外资顶级投行上海地区招募analyst这个岗位,面向全球市场权益资产分析。 参加网申者超过10万,最终录取人数不到十人。 到最后拿到offer时,所有的candidate都聚在一起,互报家门儿。 基本上所有的录取者都来自清北复交的国内名校和海外Top 10; 只有一名录取者看起来非常得低调,只是轻柔得说自己来自深圳。 然后被他人追问是不是高中就已经overseas读书了; 这名录取者说,并没有,他一直生活在深圳,在国内上大学,既不是211也非985。 其他人顿时眼睛一亮,像柯南发现了真凶一般; 哇。。。他一定是低调奢华有内涵,深藏不露的国内顶级官二代或者富二代。 看见这些名校毕业生们都已经放下一贯的高傲,近乎于谄媚得套近乎; 这位录取者实在最后没有忍住地告诉大家,其实我只是一个普通人; 既没有特别的家庭背景,也没有名校出身,甚至我的GPA也只有普通的3.2。 我能和各位精英在同一家公司工作是我的荣幸,我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。 如果这么小概率的事件能落到我的身上,可能是因为我在网申时将我在2020年2/3/4月美股交易获利25%的实盘记录无意上传,

  然后我就直接被免去了笔试和面试,获得了offer。 上述的确是一个笑话;但是作为投资者,如果能有幸经历2020年初的市场还不亏钱的话; 那绝对是一件幸事,因为在短短的一个多月的时间里。 我们就经历了1929年的大萧条导致的失业率暴增,1973年的石油危机;1987年的股市闪崩;2008年的流动性危机; 作为一个投资者,活了一个月,就像穿越了100年。如果投资是一种经验值的积累,之前巴菲特是100,我是1;现在巴菲特是100100,我是100001;相差不了多少了。围绕今年的市场,讨论最多的就是,现在的市场更像1929,1987还是2008。他们究竟有什么相同和不同。

  1929年的大萧条

  在1929年美国股市崩盘之前,美国曾经经历过咆哮的20年代; 或史称的柯立芝繁荣,柯立芝于1923-1929年担任美国总统。 这10年间美国出现繁荣的原因主要有两个: 第一是一战过后,美国通过战争的积累,由之前的债务国,变成了之后的债权国; 1914至1921一战及欧洲战后重建期间,美国通过商品顺差获得了大约200亿美元财富。 这笔巨大的财富让民众的消费能力得以快速地释放。 二是因为以福特,雪佛兰为代表的流水线生产,让工业生产效率快速提高; 比如著名的福特T型车的生产工时从之前的12.5个小时,缩小到1.5个小时,生产价格降低2/3。 汽车工业的繁荣也从而间接带动了钢铁,石油,化工,公路建设一系列工业部门的发展。 但是宏观经济的牛市并不会直接导致股市的牛市。比如美国的1966-1980,GDP涨了3倍多,但指数基本没有变化。 道琼斯指数在1920年至1929年上涨了将近7倍。 指数的疯狂不仅仅来自于企业利润的大幅增长,也来自于政府对于金融业的放纵。 柯立芝政府是非常典型的小政府,大市场的管制风格。 所以导致市场投机盛行,美联储在经济繁荣阶段不断下调贴现利率; 宽松货币促进了经济的繁荣,银行向经纪商拆解资金,再由经纪商为投资者提供杠杆配资服务; 大量有盈余的实体企业也加入到高利润的配资链条上; 使得美股在后期出现严重的泡沫, 直到最后一发不可收拾。 很多人把大萧条的结束归功于罗斯福的新政;其实拯救大萧条的并不是罗斯福或者鼓吹的凯恩斯主义。 而是二战中超高的军费开支,而军费开支中最重要的部分就是军事科技的进步; 比如以青霉素为代表的医学支出,以雷达为代表的信息设备,以图灵机为代表的密码设备; 所以说与其说是康波周期阻止了大萧条,不如说是摩尔定律阻止了大萧条。1929年开始的长达数十年的大萧条,是被新科技的诞生成功消灭的; 科技和金融是不分家的,任何一次科技的进步,都能带来一次资本的汹涌; 无论是蒸汽机车的流行,电脑的流行,互联网的流行,还是移动互联网的流行都是如此; 人类历史上的大萧条或是战争都是因为没有新科技的进步,让世界进入了零和游戏; 即使是微观层面也是如此,比如很多人把日本失去的20年的原因归纳于资本泡沫; 但其实很少有人意识到,日本在90年后,在核心技术领域基本没有建树; 比如半导体领域就直接从50%以上的全球市场份额,降到了不到10%。

  如果深圳的科技领域停滞发展,无论国民怎么崇拜“房子教”,房价不出三年也能跌去一半; 所以疫情本身,无论让地球停摆多久,3个月,半年还是一年;但病毒不能挡住人工智能,生物医药,5G,新能源汽车的风口;病毒也不可能将所有的科学家都送去天堂。

  这就是2020年和1929年的不同,即使短期失业率上天,也不会出现持续性的大萧条。

  1987年股市闪崩

>

上一篇: 【配资查询】258家黑平台被曝、数十家公司股东齐减持!业内

下一篇: 【证券鑫东财配资】管清友:不能高估宏观刺激政策的力度